柱塞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柱塞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2020年美国大选特朗普选举诉讼能否扭转败局

发布时间:2021-10-14 19:41:06 阅读: 来源:柱塞阀厂家

2020年美国大选∶特朗普选举诉讼能否扭转败局?

2020年美国大选∶特朗普选举诉讼能否扭转败局?2020年美国大选∶特朗普选举诉讼能否扭转败局?2020年11月9日 星期一 10:58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他的盟友已誓言,本周将采取更大力度的法律行动,以争取总统选举的胜利。不过迄今为止,他们提起的许多诉讼范围有限,即便成功,也不太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影响计票结果。

面对关键州的票数差距,特朗普需要在所有这些州取得全面的法律胜利,才有机会缩小与候任总统拜登(Joe Biden)的票数差距,上周六拜登已经被宣布胜出。特朗普竞选团队周末在亚利桑那州再次提起诉讼,并誓言未来几天将在其他地方展开进一步法律行动。佐治亚州、密歇根州和内华达州的法官已经驳回了其诉讼。

特朗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周日在福斯新闻(Fox News)上表示,新的法律诉讼将围绕三个方面展开∶邮寄选票统计观察员据称遭遇阻碍、据称存在死者投票以及据称存在倒填日期的选票。朱利安尼没有提供存在不当行为的证据,只是暗示其中一项诉讼将集中在数十名证人的指控上,即共和党人被阻止监督宾夕法尼亚州数十万张选票的计票情况。

共和党人已经提起了一项诉讼,指控投票观察员在宾夕法尼亚州未被允许在足够近的距离监督计票情况。但该州选举官员表示,并未拒绝共和党观察员进入。

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宪法学教授Richard H. Pildes表示,即使法官支持共和党关于投票观察员受到不公正待遇的说法,如果没有存在广泛选票欺诈的证据,任何一名法官都不太可能宣布选举结果无效。

目前还没有重量级的保守派律师站出来牵头特朗普的申诉案件,这与20年前总统选举在佛罗里达州的争执形成鲜明对比,当时组建了豪华的律师团队。2000年的大选是围绕一个州的约几百张选票发生纠纷,而当前的冲突则涉及至少四个州的数万张选票。

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在上周五任命保守派活动人士David Bossie来领导特朗普的大选后法律团队,Bossie本人并非律师。

一些特朗普的顾问已私下表示,他们在政治方面或法律层面都几乎看不到可以一争的希望。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发言人未回复置评请求。

特朗普竞选团队上周六在亚利桑那州提出的诉讼案声称,一些在选举日投下的选票在马里科帕郡错误地不被承认。该郡涵盖了凤凰城居民以及超过一半的亚利桑那州居民。

这起诉讼是在拜登被宣布赢得全美大选的几个小时后提起的,诉讼声称,一台电子制表机曾给许多选民发出提醒,指出他们的选票存在不规范现象,可能是由标记不规范、墨水污点或选民信息错误造成的。根据州法律,这些人在机器指示出问题后,本应有机会做出修改。该诉讼称,一些投票站的工作人员引导选民忽视这些被提示的错误信息,导致每张选票都有缺陷。

亚利桑那州州务卿、民主党人Katie Hobbs的发言人称,该州仍在评估上述诉讼。该发言人说,这似乎是“重新包装的‘记号笔门’(Sharpiegate)诉讼”。“记号笔门”诉讼是向州法院提起的法律诉讼,指的是选民在选票上用Sharpie记号笔导致他们的选票不被计算,相关诉讼已被撤销。亚利桑那州总检察长、共和党人Mark Brnovich上周表示,使用这些记号笔并没有导致选民丧失选举权。

朱利安尼周日建议,特朗普竞选团队的法律策略应首先关注投票观察员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待遇问题,尤其是费城和匹兹堡。

以往,两党的观察员可以近距离审视投票站工作人员,通常站在他们身边检查签名和邮戳。而今年,受疫情影响,一些地方选举官员实施了社交疏离措施,让共和党和民主党的观察员与工作人员保持一定的距离。比如,在费城的会议中心,一些观察员被隔在一道金属栏后,与计票工作人员相隔10至12英尺(约3至3.7米)。

费城选举委员会的一位发言人称,这些隔离物被移到了距一线工作人员六英尺(约1.8米)以内的地方。

11月5日,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位州上诉法院法官裁定,必须允许投票观察员近距离观察计票过程。这是共和党人在选举后取得的一项法律胜利。

特朗普的竞选团队还提起联邦诉讼,称其投票观察员不被允许观察费城的计票情况。一名联邦法官对竞选团队申诉的合法性提出质疑,并在竞选团队与费城选举官员在听证会上就观察员进入投票站的问题达成协议后驳回了该诉讼。

在该州的其他未决诉讼案中,共和党辩称一些邮寄和缺席选票不应该被统计在内,因为选民之前被允许修改他们选票的技术问题或提交了临时替换选票。其中的一些诉讼涉及到几千张选票,考虑到拜登目前在该州领先约41,000张选票、且开票率达到99%,这些诉讼不太可能改变选举结果。

另一项待决诉讼的是共和党向最高法院提出的诉讼,挑战宾夕法尼亚州延长收取邮寄选票的截止日期的做法,该州把选举日结束前邮寄的选票的接受日期延长了三天。但由于拜登在没有统计迟到选票的情况下已经领先,该诉讼可能不会造成什麽实际影响。另外,也不清楚这些选票对哪位候选人有利。

如果联邦最高法院同意审理此案,共和党人将必须说服最高法院接受一个广泛的法律论点,即宾夕法尼亚州的最高法院无权改变州立法机构此前设定的投票截止日期。在小布什诉戈尔案中,支撑这一论点的法律理论没有在最高法院获得多数认同。

治疗弱视

西安远大白癜风医院医院动态

哪家医院治阳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