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塞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柱塞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北京动批终将成为记忆转型升级如何减少损失-【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4:53:40 阅读: 来源:柱塞阀厂家

图片站的销售力度。

对于动批的商户而言,最直观的感受是,无论批发客户还是散客,客流明显减少了。

刘辉的摊位主打平价商务休闲男装,最忙的时候一天就能走一二十万元的货,年流水在2010年以前曾经达到过3000万,虽然现在销售还算稳定,但“这两年行情不好,淡季来得特别快,工厂现在也特别小心,竞争压力大,不敢做得太多”。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拆迁的消息陆续传来。

苏梅在聚龙的档口是半年之前接到搬迁的通知,她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有的老客户听说动批搬迁,现在拿货的都不来了,“整个华北地区,靠近北边的去东北,靠近南边的去郑州拿货,还有很多客人直接去广州。”

关闭之前的聚龙市场

刘辉表示,拆迁的动作对还未拆迁的世纪天乐和东鼎影响也很明显。自2015年以来,他的老客户仍然稳定,但流动客户明显下降了。“对流动客户的销售额至少有20%的影响。”

按照北京市西城区政府的规定以及搬迁计划,2016年底之前,“动批”30万平方米的市场将全部疏解,同时疏解从业人员3万人,减少流动人口5万至10万人。

不过经过20多年形成的动批搬迁起来也非易事,从提出搬迁到现在3年已过,动批最主要的世纪天乐和东鼎仍然照常运作,计划去年12月31日之前关闭的万容天地和金开利德还在营业,有些产权纠纷至今尚未解决,实现整体搬迁或者拆除可能耗时更长。

2013年开业的天和白马至今还纠缠在商户告状的官司中。白马商户地下一层的一名维权的摊主已经在9层的办公室住了4个多月了,这名摊主向界面新闻记者展示了她的起诉书,天和白马在2012年招商时她购买了3年产权,两个商铺一共60万元,但推迟半年致使她直接损失了6个月租金。跟她坚持下去的还有天和白马的其他7名摊主,再加上动批被拆迁的消息一发酵,要求退还租金的摊主越来越多。

而同样的纠纷也发生在2013年开业的万容天地。万容天地的商户一半以常规批发档口为主,另一半则以韩式精品店为主,多名受访者表示,万容是20年产权,3年前一次性交完20年租金120万元,而且没有其他费用,“算下来比世纪天乐还低,吸引了很多购买者,甚至有人抵押房子贷款买了好几个档口。”但开业一年后,动批拆迁的消息随即而来。“市场还没培养起来又要面临拆迁,自己不想干了也租不出去。”一名万容的商户表示。

在搬迁计划中的最后两个批发商城是世纪天乐和东鼎,计划在2016年底之前完成搬迁,胡大姐最近已经把3个档口中的两个提高租金租出去了,租户来自聚龙。“世纪天乐的物业还没有跟业主沟通过关于拆迁的事情。”不过按照之前购买的年限,“我们的经营权还有9年。”胡大姐也不得不开始考虑日后的问题。

北京市西城区政府并非没有给出解决的办法。

在地铁通往金开利德的入口处,已经有天津卓尔电商城、石家庄乐城国际贸易城、河北沧州明珠商贸城、廊坊永清国际服装城、保定市白沟和道国际、唐山盛华世家商业广场等承接方在进行招商工作。

招商处

卓尔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副总经理张宏权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天津卓尔商城距离天津南站10多分钟的车程,马路对面就是高速公路,交通优势明显,其中一栋楼全部是为动物园的商户准备的,截至去年12月已经有500多家商户签约入驻,“金开利德4楼的200多户也正在谈。”卓尔商城预计今年4月份开业。目前的优惠政策是,签约10年,前三年免租金,第四年是平均价1.9元/天/平方米,5-8年在这基础上每年上浮不到10%,最后两年随行就市。

为了吸引北京商户,天津卓尔商城甚至给出“帮商户子女联系学校”的政策,现在天津工业大学附小、天津师范大学附小等负责接收商户子女。其他招商主体也在招商价格或者生活配套方面给出了各种优惠政策。

苏梅是签约到天津卓尔商城中的一户,她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她在卓尔买了两个店铺,交1万元押金,前三年免租金,“一共6栋房子,我去看过了,这个批发商产权正规。”

苏梅并未在北京购房,子女也没在北京工作,所以对她而言,去天津似乎也差不多。在聚龙中,她的很多浙江老乡跟她一样选择了去天津。

但把家安在了北京的商户则有不同想法,刘辉在北京已经买了房子,并花钱让两个孩子进了北京知名的小学和初中,刘宇不可能抛下新婚妻子跟着老板去外地,胡大姐则不愿意再次去培育新市场,因为“市场不可能再像建立之初的世纪天乐那样逐年被培育”。

批发行业还是规模经济,大家根据大多数商户的搬迁地点而做出自己的选择,“相比之下个人更看好天津,城市的吸引力更大,基础设施和配套完善,大型的批发市场都是在区域中心城市,交通四通八达是很重要的一个指标。”

不过,胡大姐决定等天津3-5年后市场火起来再做打算,哪怕到时候花大价格买也值得,“钱投进去我能看到。”一个新市场至少得三五年才能形成规模。

“这次搬迁受损最大的肯定是动批的商家。”刘宇显得比较理性,他和大多数人一样在观望,不过,“这关系到产能的调整和升级,北京城区的区位转型等一系列大的问题。”而他的希望就是,政府能尽量让商户少受损失。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的苏梅、刘辉、刘宇均为化名)

液压滚揉机

成分分析检测

生产管理软件